Skip To Content

推薦:蜜雪兒的瘋狂人生

彭仁郁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精神病患長這樣?推薦「蜜雪兒的瘋狂人生An Autobiography of Michelle Maren」

誰是蜜雪兒・瑪倫(Michelle Maren)?選美皇后,怨婦,精神病患者,小咖影星,潔癖女,靠社福補助過活的人,棄兒?敘事以馬賽克拼貼手法在德布西月光鋼琴曲中展開,隨著原本殘缺支離的生命拼圖一片片連接,「以上皆是」的答案愈來愈站不住腳,因為這些社會分類標籤的加總,無法幫助我們真正認識蜜雪兒。

對蜜雪兒自己來說,在2008年第一次寫email給紀錄片導演米歇爾・內格羅朋忒(Michel Negroponte),提議讓自己成為他下一部片子的主角時,她眼中的自己醜陋、失敗、齷齪、沒人愛、無可救藥。或許,這一封email是一個瀕臨死亡邊緣的靈魂傾全力把自己救回的最後嘗試。

接到陌生女子邀請信的米歇爾,謹慎地先借了她一部攝影機。宛如進行一種前衛實驗,蜜雪兒開始把鏡頭當成室友、夥伴、精神分析師,盡情傾訴一個孤苦中年女子的生活和成長點滴。

17歲,受不了單親母親照三餐毆打辱罵,逃家、輟學、流浪街頭。18歲,發生第一次性經驗後踏入性產業。到33歲之前做過58種工作。23歲終於找到久違的生父,卻被嚴格禁止出現在他的生命中。同年第一次精神疾病發作。其後二十多年,陸續累積了八種以上精神疾病診斷標籤(邊緣性人格疾患、重鬱症、焦慮症、恐慌症、社交恐懼症、強迫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服用了數不清的精神藥物。

米歇爾看了蜜雪兒傳來的影像,被她的創意和毅力說服,決定投入計畫,正式展開兩人的合作。將近六年的拍攝過程,意外地成為米歇爾陪伴蜜雪兒走向療癒的旅程。

當然,挑上米歇爾絕對不是意外,蜜雪兒看過至少八十遍他1994年的作品《天神朱彼特之妻》(Jupiter’s wife),講述帶著一群狗、以中央公園為家的流浪中年婦女瑪姬的奇幻故事。從見面的第一句話開始,瑪姬說著暗碼一般令人難解的謎樣語言。米歇爾選擇懸置預設立場,進入類似分析師的聆聽位置。他在旁白裡說:「我不覺得這些話語是任意的,我想,梅姬試著告訴我些什麼。」不僅未將瑪姬那些看似無意義或誇大不實的言說斥為精神症狀引發的胡言亂語,他鍥而不捨地追尋那些神秘暗語之間的內在邏輯,相信著它們蜿蜒地指涉著瑪姬的生命史和心理真實。87分鐘之後,瑪姬豐富、甚至絢麗的生命,如洋蔥般層層揭開:暗語之下,掩藏著因過度傷痛而上了鎖的記憶。唯一的通關密語:相信。

所以,當蜜雪兒發出email邀請時,想必抱著某種意識或無意識的期待。不再年輕但同樣熱血的米歇爾,以最溫柔的友誼回應。多了米歇爾在後面的鏡頭,陪伴著蜜雪兒隔週一次的心理治療,為期六個月的動眼減敏與歷程更新治療(EMDR),回憶兒時父母充滿暴力血腥衝突的創傷場景,父親的拋棄,母親的狂亂和兇暴,生平第一次在家宴客,跟睽違三十多年的高中女同學促膝長談,面對生父和母親的死亡,重新看待自己和原生家庭的關係。

如同真正的精神分析情境,蜜雪兒和米歇爾(兩人名字的英文發音其實一模一樣)之間亦曾發生激烈衝突。父親過世時,遺囑完全跳過蜜雪兒,彷彿這名擁有黑人血統的女兒和她的母親、他曾經的妻子,是他亟欲清除的生命印記。脊椎受傷的蜜雪兒,自己推著輪椅滑進鏡頭,膝上成疊的是父親生前像是為了贖罪,每年行禮如儀寄來的冰冷聖誕卡。蜜雪兒把這疊總要勾起被父親厭斥的辛辣憶痕的卡片,奮力丟到父親墳前。用力過猛,輪椅往後倒下,她呈大字型仰身摔落在草地上。扶起蜜雪兒之前,米歇爾善意地戲謔了一番,說是要確定鏡頭完整捕捉到摔倒的姿態。隨後,在一個沒有入鏡的場景中,蜜雪兒回到墳前,把那一疊她退還給父親的卡片取回。這一次,米歇爾被弄糊塗了,他發出疑問:「你大老遠把信帶來還,現在又取回,這是在演戲嗎?」「演戲」二字啟動了過去被批評、誤解、不信任的痛苦經驗的總和,排山倒海地翻騰。蜜雪兒既傷心又怒不可遏,強迫斷絕關係五個月。五個月後,沈澱過的米歇爾彷彿懂了些什麼,他在email裡寫道:「我時常在想那個曾經目睹父親毆打母親的小女孩的你,她好像困在一個創傷時刻裡,需要你的協助……你可以找到她,帶她一起走上療癒的旅程嗎?」

在一次映後座談中,蜜雪兒回應觀眾問題時說,直到拍攝結束,她才驚覺投入這部紀錄片伴隨而來的療癒效果。她認為自己走出創傷的關鍵,是揚棄生命中曾經傷害她的人們所說過的謊言,包括他父親卡片上的虛情假意,也包括曾告訴她邊緣性人格疾患無法治癒的精神科醫師。透過鏡頭檢視自己生命歷程的蜜雪兒,成為了一個有能力接納自己的自己。

《蜜雪兒的瘋狂人生》延續了《天神朱彼特之妻》對溢出社會常軌的底層人物的關懷,讓我們看見重度精神疾病的社會、家庭、心理根源,也再次證實了時間、聆聽、持續的關係,足以讓被體制標識為「瘋狂」的主體獲得重新和人的世界產生鍵結的機會。而蜜雪兒在這部片中的共同作者位置,又更進一步地把真實和真相的話語權和詮釋權還給隱身在「瘋狂」外表下的受創主體。

最後,兩位導演將這部片子獻給「所有被排拒的、拋棄的、不被愛的和被誤解的人們。希望他們知道,他們永遠不孤單」。謹以此文邀請長期受創的困頓心靈,以及正在找尋方法與這些心靈對話的人們,一同來思考讓創傷獲得聆聽的可能形式。

看《蜜雪兒的瘋狂人生》電影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