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怒僧

林木材

在上一屆的民族誌影展裡,有部讓我永生難忘的關於西藏的紀錄片《我們還剩下什麼?》(What Reminds of Us ?)。這部討論1950年間中共侵略西藏的影片,記錄下了當代西藏人民受迫的身心苦痛,也進一步的討論了西藏的政治問題。

片中有句旁白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大抵是這麼說的「西藏人民總認為之所以沒辦法讓西藏恢復原貌和擁有自由,在於人們的祈禱不夠多;可是西方國家總認為,就是因為西藏人民只會祈禱,而且祈禱太多了……。」

這個觀念的對比放置到此屆影展裡的《怒僧》,卻讓我對西藏及其宗教有了另一觀點的開啟。不同於憐憫弱者的強硬觀點,《怒僧》的切入從一位有點離經叛道傳奇僧侶Gundun Choephel開始,他不禁酒色,到處旅行漂流,期望藉由激進的方式,帶給這守舊的土地及宗教一點新的衝撞。

可是透過這些激進行為,他卻漸漸發現一種身處於保守「系統」下的無奈,甚至因此被囚禁入獄。《怒僧》用這個備受爭議的僧侶敘事點切入,回溯過去,也展現當下,特別是片中放置了許多當時革命與現下中國大舉在民生與經濟侵略後的影像對比,總讓人有許多遺憾的感嘆。

而極其諷刺的是,1951年,這位怒僧去世了。且這一年,卻也是中國對西藏進行瘋狂侵略的一年。

《怒僧》影片的副名雖為Reflections on Tibet,除了西藏的歷史、宗教、政治……等等層面,其實從這位僧侶傳奇的一生裡,我還看見了一個人身處在龐大系統下不得不從的無奈和悲哀,還有為了維護這個系統核心的醜陋及虛妄之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