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愛恨交織之地

重返愛恨交織之地

薛常慧
南臺科技大學資訊傳播系所專技助理教授

如果有機會看見殺死親生母親的兇手,你會有什麼反應有可能寬恕他嗎

《愛恨交織之地》(A Place for Everyone)這部紀錄片,透過新世代的視野,帶領大家重返1994年盧安達種族屠殺慘案的現場,探討兩個世代以來,如何面對這個歷史的傷痛。

1994年4月6日至7月中旬間,黑暗的一百天期間,由胡圖族(Hutu)組成的政府,鼓吹對圖西族(Tutsi)展開種族清洗式的屠殺,鄰人、朋友甚或夫妻間彼此相殘,估計近百萬人被殺,二十年後,歷經當年浩劫的兩族人,如何繼續共同生存在一起富含人文關懷視野的兩位導演:安格魯(Angelos Rallis)與漢斯(Hans Ulrich Gößl),以沈靜無旁白的手法,讓觀眾一同經歷這場驚心動魄的返鄉之旅。

片中女主角班娜特.杜莎蓓(Benoite Dusabe)與族人返回出生的故鄉梅望度(Mwendo),屠殺事件發生後,她第一次回到這裡,當時她年僅五歲和媽媽一起藏匿,但後來藏身之處被發現,她被丟入河中,幸運的游泳逃生成功,但媽媽被帶走,她甚至不知道被殺的雙親屍骨何在?返回這塊傷心地後,她開始訪視當年的倖存者,希望能問出父母最後的線索,店內的一隅,胡圖人與圖西人混坐其中,女主角先問了有人知道他父親的下落嗎?其中一位挑明了說,至今沒有人會告訴你真相,他懷疑當初他埋葬的眾多屍骨中,就包含了她的父親。在座一位胡圖族說,當時封鎖了所有的通道,一旦發現了圖西族,就必須逮捕,胡圖族被要求要殺掉他們,重複幾次後,你開始相信自己做的是對的事,女主角淡淡地問他你也殺了自己的鄰居嗎?他點了點頭…幾句平靜的言談間,就讓當時殺紅眼的恐怖情境被勾勒出來。

爾後班娜特亦在席間順利問到母親的死訊,第一次聽到母親消息的班娜特,坐在一旁淚流不止。確認了兇手是誰後,由於當年殘存恐懼的陰影,使她該不該面對兇手而躊躇,伯母力勸她兇手已經無法再傷害她,相反地,應該是兇手要懼怕面對她才是,因而,我們戲劇性地看到,女主角與兇手同時出現在同一個鏡頭內,兩人眼神互不接觸,空氣似乎在那瞬間凝結,被審判入獄的殺人犯,首先打破沈默祈求寬恕,但對於女孩追問母親的消息,兇手卻始終左右而言它,讓原本極其壓抑的班娜特,終於爆發的質問兇手若是你連真相都不能告訴我,如何讓我寬恕你呢

本片同時透過另一位胡圖族的年輕男子塔爾西斯(Tharcisse),來探討另一族群的現況,他在農作勞動時與朋友閒談,他並未參與當年的屠殺,但因為他是胡圖族,所以仍擔心圖西族的鄰人如何看待他?或是責怪他的長輩,為何當年要做出這樣的惡行?農夫朋友則安慰他說,現在身分證不再標示族群名稱,沒有人可以看出你是不是胡圖族人,就不用擔心太多了……男子繼續訴說,他最近愛上一個圖西族的女子,跟家人提起沒有人相信,但發現這是真的之後,又極力勸要他趕緊分手,就像另一個朋友跟他圖西族女友分開一樣,他感嘆道愛情是盲目的,我又能怎麼辦呢

我們看見塔爾西斯(Tharcisse)在公開場合中,大聲疾呼兩族人應該要和平相處,並且預防種族衝突再次發生的可能性,但當我們在後面的段落中,看見塔爾西斯興致勃勃地詢問女友,是否結婚後可以一起在此地建立他們的家園圖西族的女友,別過頭去想要停止話題,回答要問問父母意見時的表情,我們清楚的感受到那道橫亙於兩族之間,仍然深不可測的鴻溝。

隨著片尾女主角與族人一同清洗當年的受害者的骨骸,並且重新安葬母親的屍骨,這樣看似尋常的勞動畫面,卻並置重現當年悲劇的慘烈,以及洗滌後和解的釋然,這是值得推薦給所有經歷過族群衝突地區觀眾的一部好片,看看別人的例子,從中省思自己族群和解、和平共存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