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 難產的社頭:一個花腰傣社區的信仰與文化變遷

何翠萍
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 副研究員

《難產的社頭》是一部很好看的片子。整體而言它呈現了2014年9月中國雲南元江花腰傣大檳榔園寨子靈選社頭傳統延續上的困難與人們的焦慮、無奈;以及當代國家發展脈絡下如何維持國家村委會體系與傳統社頭體系間併行合作的深層矛盾。

傳統花腰傣社區有四人組的社頭,負責管「靈」,維持社區的秩序,讓社區的人畜與生產平安順遂。社頭產生方式是在社靈聚集的寨心廣場中公開比秤各家戶拿來放米衣服的重量變化產生。社靈喜歡誰做社頭,就會去拉那家人的衣服,因此那家衣服在第二輪秤重時就會增加。大檳榔園寨負責為全村攆去惡靈的「攆寨社頭」不願繼續做,要求更換。從九月五日晚代表社區的「管寨巫師」召喚社靈來到社中,九月六日到九日二次秤衣選中的家戶都有各自不願擔任的理由推脫,社頭難產。村長說出取消社頭的氣話,其他社頭與社區祭儀專家都說不可,有人開始提出全寨輪流做、抽籤決定或是設法留住原來那位社頭的方案。但大家也心知肚明無法再用傳統秤衣儀式來選擇社頭了,因此採取由村委會召開全村大會的方式來解決。十三日大會最終決議全村挽留既有社頭,十四日全村家戶代表送米和社籮到社頭家,完成此次選社頭的程序。

八十分鐘的影片中,前五十分鐘都在呈現此秤衣選社頭的過程。鏡頭自然精彩,毫無雕鑿痕跡地呈現2014年大檳榔園寨在社頭難產過程中,老人、婦女們與那兩戶拒絕做社頭家戶的無奈、焦慮、煩躁與不安;以及村長對此事的不耐。同時也悄悄用鏡頭帶過村寨生活的點滴,包括女人們隨手拈起的刺繡,村中家與家間比鄰而居的互動,窄小的家間通道,家內家外生活樣貌,田間風光等。相當平易近人。 後約三十分,呈現的應該是導演對此社頭難產事件的詮釋。導演提出社頭難為的有形、無形壓力;年輕人對看不見的「靈」世界的不理解、不相信與不在乎;以及國家徵地與村委會制度的設立對社區各項由社頭、「管寨巫師」主持祭儀的影響種種因素;二屆村長對社頭的不尊重等等。雖然,此部分影片呈現地較零散,與前五十分鐘影片間銜接有些生硬,但其中所呈現當地人的說法與訊息仍非常有意思與衝擊力。

整體來說此部影片非常好看,同時對於2014年中國西部大開發政策已達頂峰的時代脈動中,雲南少數民族農村的社區面貌提出相當逼近真實的見證。雖然文化傳統在沒落中,但是,它仍有足夠的生命力為自己尋找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