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艾諾特的方舟》

真的不是此次影展的刻意選片,畢竟片單大致底定的時候,那時候誰會知道香港會發生反送中運動,也沒有人知道亞馬遜森林的大火新聞蔓延全球,所以也不會有人能夠預測到台灣會與吉里巴斯斷交,而就這麼剛好,選中了一片吉里巴斯的片子。

其中片名的「艾諾特」指的是吉里巴斯前總理湯安諾(Anote Tong),而方舟的意思,是只片中在討論有什麼方法可以幫助吉里巴斯現在所面對土地流失的困境時,所提出的科技狂想,是與日本開發的海底國家,只需蓋兩座便可容納整個吉里巴斯人口,當然這樣的狂想在實行上以及國家預算上是不可行的,因此可以看到湯安諾不斷到國際場合中倡議關於氣候變遷的議題,他或許早已經預示到國土即將消逝吧,畢竟在科學上的共識,吉里巴斯極大可能在這個世紀將被淹沒。

不過這部片並非湯安諾個人傳記紀錄片,雖然很大的程度都有在鋪陳湯安諾是一個勤政愛民,不會因為自己是總統就跟人民有著菁英的距離,他同樣在傳統家屋和涼台上身著輕便衣物與人輕鬆交談,或者親自下海抓魚等等,但我不能否認這樣的形象是否有刻意為之,但至少在氣候變遷的議題裡,可以看到他不斷走訪國家去溫柔疾呼各國應該重視氣候變遷的問題,在他卸任前,也有造訪過台灣,上過媒體專訪,一樣是呼告著吉里巴斯所面臨的問題,甚至公開表示過與台灣是好盟友的言論,不過這些都在換了親中的反對黨上任總統之後,便風雲變色了,雖然我在政治外交這一塊非常外行,不過事實是,反對黨上任後,有關於湯安諾所做的有關因應氣候變遷的政策都被取消了。

當然這部片若只有這樣便不足以被推薦,其中另一半篇幅是跟著同樣深受澇災影響的吉里巴斯島民的視野,看看作為「氣候難民」是如何在現在的時局裡生存,所謂「氣候難民(Climate Refugee)」是指因受到氣候變遷影響,造成海平面上升、極端氣候事件、乾旱或水資源缺乏等原因,導致人類居住環境變化,被迫須立刻或即將離開居住地的人,紐西蘭雖然每年通過太平洋島嶼申請類別居留政策,提供了一些工作許可證的名額,但是這種治標不治本的作法,無助於吉里巴斯整體利益,更不用說來到異地的吉里巴斯島民們所會面臨的更多問題,不管是來自工作上的偏見還是社會地位上的歧視,且雖然紐西蘭給予的資源可能性遠遠超國待在吉里巴斯,但是跟家鄉的連結豈可能說斷就斷。

這在湯安諾和吉里巴斯島民的篇幅中都有提到,即便總統能夠在斐濟買下一座足以容納所有人口的島嶼居住,但是吉里巴斯島民與這塊土地、這塊海域的情感連結卻無法複製到別座島上去,這樣的文化道德上的兩難不斷地衝擊著觀眾。

或許我們可以去思考,這些大國所造成的果,何以是讓這些大洋洲地島國去承受而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呢?吉里巴斯雖然已經與我國斷交,台灣社會輿論也傾向對於這個他們不熟悉的島國有著難以理解的責備,但這個國家的命運或許從被殖民開始,就一直不是島上的島民們能夠決定的,而面臨著相同困境的我們,就為什麼拿不出同理呢?更何況我們理應也該是個海洋國家,我們看著海,究竟覺得是阻礙,還是一條道路呢。

 

看《艾諾特的方舟》電影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