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亞馬遜的綠色靈魂》

探訪綠色河道邊的祖先城市:亞馬遜的綠色靈魂

在緩慢蜿蜒河道上的小舟,一位中年男子輕柔地整理釣竿,之後讓魚線緩緩地墜入河中,口裡哼著沒有歌詞,拾音而上的曲調。綠色河水波光粼粼,像午睡般慵懶:下個鏡頭,男子索性躺臥在小船上,順著河水漂流而下,時間之河帶著他,在土地上漂流而無定所。

這是《亞馬遜的綠色靈魂》這部影片的開頭片段,充滿詩意,但也讓人帶著疑惑:在亞馬遜裡的人以此營生嗎?他們和外在世界的關係如何?他們的生活與祖先的連結為何?人造的船,自然環境,還有各種生物陪伴與共生的世界,與傳統薩滿活動使用的死藤水,在綠色靈魂的亞馬遜裡生生不息,時而漂流時而固定地思考與天地的關係。

把鏡頭放遠,其實Yakuruna的地景已經和一百年前不同了。河道旁邊的緩坡上,橡膠與經濟作物種植的圈地痕跡,明顯地改變亞馬遜裡的生命。十九世紀末殖民時期下層階級的衣著,來自歐洲的駝獸,還有零星樹立已經不成林園的橡膠樹木,成為時間曾經停留在這裡的證據。Yakuruna的人們挖掘散落種植於經濟作物香蕉園區周邊的木薯,採集祖先喜愛的甲蟲為食,收集殖民時期零星留下的棉花做衣服,歐洲的雞和原生的豬都在高腳房屋的腳下生活。看似雞犬相聞,現在的生活場景已經與歌謠裡面的祖先世界距離甚遠;然而仍然在生活當中可以連結的各種畫面,是泡製衣料染劑的技術與顏色,還有帶著獵槍模仿鳥類叫聲的小型狩獵,以及父子倆在河邊抓魚搭配香蕉食用的自在生活。在自然所開展整片混屯厚重的地景當中,人們以殖民時期以來的各種技術,區分出各種不同頻率的生活樣貌,在記憶深處洇游。因為與祖先的距離仍然不遠,食物的多樣性和與環境的共生,仍然可以在Yakuruna的生命中清晰看見。

如果和環境保育或生態多樣性的亞瑪遜流域紀錄片(例如「亞蘇尼人」)相較,《亞馬遜的綠色靈魂》這部紀錄片並不在於讓觀眾感受亞馬遜地區各式各樣生物多樣性的豐富與環繞,但卻在影片的不同地方,透露出作為資本主義前線的這塊區域,無所不在的經濟作物和資本體制,如何改變三個亞馬遜中心區的靜謐村落。在Yakuruna的傳說裡,祖先的城市建造在河水面下,現世的人類活動,不過都是祖先生活的「鏡像」而已。因此,《亞馬遜的綠色靈魂》影片,反而透過不斷凝視河水,不斷接近河道流動的生命活動,來尋找祖先城市的可能和距離。而綠色的河面就像一張電影螢幕,讓觀眾與影片中的住民一起,在亞馬遜的雨林之心裡面,觀看紀錄影像所呈現出來的靜謐力量。

《亞馬遜的綠色靈魂》這部影片在2017年拍攝,由兩位秘魯籍的兄弟檔導演製作完成。曾經參與第六十七屆柏林影展,以及紐約現代美術館的Doc Fortnight等紀錄片策展,並且在2017泰國國際影展和義大利的慢食紀錄片影展中,拿下最佳影片。Alvaro和Diego兩位導演成立了HDPERU紀錄片工作室,這部影片是他們的第一部紀錄長片。

 

看《亞馬遜的綠色靈魂》電影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