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幻像賞了我一拳!

一個初民社會中的成員,一旦聽見自己的聲音可以重複被「播放」,感覺會如何?一旦了解可以抽離自身,看見自己的照片(靈魂)時,反應會如何?一旦他被訓練能操作攝影機之後,對該社會的影響又如何?「媒體」…作為20世紀最強大的媒介,是保存文化的工具,抑是摧毀文化的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