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

來去大陳

一百多年前,大陳人的祖先從浙江省沿海追逐黃魚到大陳島
四十多年前,因為國共對峙,來到台灣成為反共義士
三十年前,因為想過更好的生活,偷渡到美國成為餐廳的主廚
在這個新的世紀,愛冒險的大陳人,何處是下一個夢土

兩岸開放後,回到家鄉的大陳人,發現大陳島已面目全非,連祖墳都被挖除,尋根的渴望破滅。而在美國生活的大陳第二代面臨身分認同問題,他們在…

b4

親愛的米酒 妳被我打敗了

花蓮 Makutaay 部落的年輕人要升級到青年組最高級- Mama Nu Kapah 的升級儀式裡,在通宵歌舞之後,還要通過一口氣將一大碗米酒喝完的考驗。但是,隨著時代的轉變,現在的年輕人希望將傳統喝米酒的儀式改良,甚至廢除。他們的建議能不能得到部落長老的同意呢

b5

揹起玉山最高峰

在民國四、五十年剛開放登山的年代,東埔的布農人伍勝美和全桂林是當時最優秀的高山嚮導,于右任銅像就是由他們揹上玉山,但是嚮導工作侵害他們的健康,腿和膝蓋都不堪負荷本片紀錄他們的生活及對登山生涯的回憶。

b3

天堂小孩

三鶯大橋下的部落,每年都會被控違反水利法而享受政府少見強而有效的公權力,就連拆除後破散的建材也都運走。但是部落右岸的砂石場越建越大,左岸的垃圾山也越堆越高,就連橋底下的劇毒廢棄桶,政府可花上千萬去處理

d5

我家門前有大河

十二年前,從台東來的美華一家七口,來到位在連接三峽與鶯歌橋下的三鶯部落,只用木板、鐵釘和雙手,建立了自己的家園;在台北縣政府以違建名義拆除之後,他們歷經遷移又回歸的過程,卻在2009年再次面臨拆除的境況。辛苦建造的房子被拆了以後,「你們要怎麼辦」這是都市人對三鶯部落最常見的關心話語,但是對美華一家人來說答案卻很簡單,「被拆?再蓋就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