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赤色家人

I See Red People

在法國待了25年後,導演被一個突如其來的懷疑帶回到了保加利亞:她想著「要是我的家人曾與極權政權的秘密警察合作過,那該怎麼辦?」

 

10/7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