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生─賽德克‧巴萊

悲傷了很久很久,淚水流得很長很長,長到匯聚成一股「清流」,蜿蜒圍繞,保護著河流中央的「川中島」。那裡休憩許多疲憊的靈魂,等待著傷口癒合的一天,踩著輕步,銀鈴般歌唱, 在青山微風裡。八十年後,曾參與霧社事件的遺族踏回了過去祖先奔跑的土地,在那,高山綿延,水鹿追逐,遙遠、神祕的深處,Pusu Qhuni仍矗立著。傳說裡,Pusu Qhuni是具半石半木、高聳入雲的巨巖,是賽德克族起源之處。當悲傷走至最底,挖開潰爛的傷疤,以淚水清洗。傷口癒合後,留下了疤痕,但也留下了原諒。八十年的故事很長,願意開口娓娓述說的歷程也很長。當故事的面紗終於被揭開,被流傳,今日也得以逐一拜訪「餘生」遺族,傾聽他們的故事;也得以前往幽遠高山之中, 尚饗發源地,Pusu Qhu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