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21世紀的朱蕾

Zulay, Facing the 21st Century

歷經八年拍攝,這部紀錄片源自於厄瓜多當地的奧塔瓦洛人朱蕾‧莎拉維諾和在洛杉磯居住的阿根廷籍人類學家梅布爾‧普羅蘭的對話。 奧塔瓦洛印地安人是一群勤奮的地主和農夫,也轉型成以紡織業為主的經濟、在厄瓜多首都基多的市集販售手工縫製的衣服給觀光客。 影片中可見朱蕾家鄉壯麗的山景,和當地居民的傳統—手工藝、歷史、食物、服飾和天主教信仰的體現。受過教育和懂得經商的朱蕾,分享她對觀光業和攝影的見解,以及對於世間強加給厄瓜多原住民刻板印象的憤怒。她向梅布爾訴說著從長輩傳承下來的故事,也映照出她為了離開家鄉前往洛杉磯學習所面對的取捨,學習新技能的渴望被思鄉的情感沖淡。這部紀錄片是文化移轉以及所帶出的身份認同、教育、經濟發展、和情感連結這樣普遍現象的紀錄。

USA
1989
109 分鐘
DCP, 顏色

Director

導演荷西‧普羅蘭 1933年在阿根廷布宜諾艾利斯出生。他曾在阿根廷和美國就讀建築相關學位,也曾擔任製圖師。1956年從軍,在西德服役至1958年,退伍後開始學習電影製作,並於1960年在UCLA取得電影學士。普羅蘭的導演職業生涯始於1962年;1960年代末,他參與了UCLA的民族誌學程,並在1970年回到UCLA擔任兩學期的講師,接著又出任哈佛電影研究中心研究員,並在那裡製作了英文版的《映像者》。1976年和妻子移居美國,在UCLA任教。普羅蘭最為人所知的是他稱為「傳記民族誌(ethnobiography)」的民族誌拍攝手法。在他的紀錄片《映像者》(1970), “Cochengo Miranda” (1974) 和“Zerda’s Children” (1978)裡,敘事者用自己的語言訴說屬於自己的故事,同時也帶出他們所處社會與文化的故事。然而,普羅蘭創意的表現手法並不只限於拍攝非虛構的影片,他的攝影作品還包含了幾部實驗性影片和一部長篇虛構電影“My Aunt Nora” (1982)。普羅蘭製作和導演了五十部以上的影片,他曾廣泛地和許多阿根廷及美國的人類學者、作家、音樂家、導演等合作。2009年3月28日,普羅蘭在加州卡爾佛城的家中辭世,享年75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