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俱樂部

印度孟買的一位內科醫生馬丹‧卡塔里創立了「哈哈俱樂部」。他相信笑具有醫治病痛的力量,而且是帶給人們歡樂幸褔的泉源。他廣為推行哈哈俱樂部來開拓笑的神奇功效。俱樂部的成員來自社會的各個階層,大家聚在一起,練習如何盡情地放聲大笑。哈哈俱樂部教導成員各式各樣自然不受壓抑的笑法,每天進行約40分鐘的練習。

童年競爭

影片呈現一系列巴里島與紐幾內亞島同年齡兒童的親子關係和手足之間互動的一些場景。其中包括母親將注意力放在其他嬰兒時親生孩子的反應,還有透過玩偶所產生的反應。

卡巴的童年

影片從才幾個月大活潑好玩的小卡巴開始,呈現一系列巴里島兒童的生活場景:卡巴與父母、伯叔、嬸嬸阿姨的關係,以及巴里人的兒童養育方式。當卡巴稍微大一點時,從影片中可以看到卡巴常因母親沒有適時回應他的要求而表現出氣餒。卡巴漸漸從這樣的對待方式中養成一種人格特質。影片主要在傳達巴里島人性格是如何在親子互動關係中型塑而成。

少年莫亞那

二十世紀早期,英美國度並沒有作為名詞意義的「documentary」(紀錄片)的用法。不過,當約翰葛里森(John Grierson)於1926在紐約太陽報(New York Sun)上面,寫了一篇關於羅伯‧佛萊赫堤的第二部影片《少年莫亞那》(1926)的評論,他便用「documentary」一詞形容佛萊赫堤的這部影片。此後,在英語世界一種被稱作「docum

那幻像賞了我一拳!

一個初民社會中的成員,一旦聽見自己的聲音可以重複被「播放」,感覺會如何?一旦了解可以抽離自身,看見自己的照片(靈魂)時,反應會如何?一旦他被訓練能操作攝影機之後,對該社會的影響又如何?「媒體」…作為20世紀最強大的媒介,是保存文化的工具,抑是摧毀文化的幫兇?

牧草

住在伊朗的巴提亞裏族人,五萬人帶著五十萬頭牲畜作季節性遷徙。他們穿過狂風怒卷的沙漠,用皮筏涉過奔騰咆哮的卡魯恩河,赤足翻越人跡罕至幾乎垂直的雪山,一路上險象環生。無數人命與牲畜葬身河水、掉落雪山,經過艱苦跋涉,終於看到一片夏意盎然的牧草。

水啦!跑跑跑

為終結皮博迪礦業公司抽取村落珍貴的水資源,霍皮印地安人發起接力長跑祈禱活動,從北亞利桑那一直前進到墨西哥城。綿延 2000 英里的路程,除了充分傳達「水就是生命」的訊息,奮力跑動的身體也與來自南方的祖先有了連繫。

顛覆「印」象

導演拼接了照片、海報、電影各類影像文本,以詼諧諷刺的口吻,帶出美國原住民在主流媒體中如何被呈現。影片在幽默挖苦之中卻也尖銳地批判好萊塢電影工業,所塑造的印地安人刻板形象以及對待印地安演員的「特別」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