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馬特,我愛你》

大家應該看過在網路上會有一些搞笑影片,裏頭會有一群瘦小的人們,頂著一頭反重力且誇張的髮型,並且染成五顏六色,排排站在鏡頭前面顯擺耍帥,通常這樣的影片底下描述或留言都是貶意的冷嘲熱諷,主要是來自主流審美對其粗製濫造的模樣,然而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這樣名為「殺馬特」的次文化,體現的不只是對消費主義的抵抗,更是中國底層農民工的浮世繪。

這些殺馬特者,大多都是1990年代左右出生,但因為經濟條件差,從小是爸媽長年在外打工的留守兒童,然而他們自己甚至是尚未成年便到外打工,但是連小學學歷都沒有的他們,只能到流水線的加工廠做著高工時且環境極差的工作,麻木的工作內容以及一成不變的困苦又規律的生活,讓這些剛進入青春期的孩子感到內心非常脆弱,又因為他們的被工廠視為機械零件,日復一日的單調陳悶,讓他們鼓譟的靈魂失去了控制,因此試圖尋找抒發的管道。

他們其實可能是中國底層工人最多愁善感的一群,他們渴望自由,渴望內心的解放,但資本功利的現實和工廠不容許,走在城市邊緣的他們也不會有人去注意他們,因此失去安全感和認同的某一群人便用這樣誇張的髮型和顯著的穿著風格達到視覺震撼,對他們來說,原先從鄉村移動到城市的夢想並不是沒有,但置身其中才知道根本沒有什麼是自己可以掌控的,城市生活比想像中還要
乏味但又同時複雜到難以自處,既然如此,我至少能掌握自己的身體吧。

在片中還有提到,有些人沒辦法在這樣的工作中繼續生活,同時沒有像殺馬特者一樣以不同方式取得慰藉,最終選擇自殺一途,在各種由工廠工人所提供的手機錄像畫面裡,除了出現為防止宿舍跳樓自殺所設置的網子以外,還有就是類似公司尾牙的舞台上,出現了郭台銘的致詞畫面,顯然是在隱射2010年著名的深圳富士康員工墜樓的事件,因此某個程度來說,殺馬特文化的風潮讓這些原本可能會走向絕路的絕望人們能夠找到認同感,也就是說殺馬特者擁抱的不只是一種審美價值觀,而是藉由形成歸屬感,保護自己不在城市裡受到欺凌嘲笑。

我甚至覺得殺馬特文化其實跟「變裝皇后」文化有很多相似之處,同樣都是受到主流文化的排擠,但也同樣都是透過裝扮成一個不同於原本自己的模樣,去享受全新的自己,可惜的是變裝皇后雖然緩慢且辛苦,但至少主流文化已日趨重視關注,但是殺馬特卻在民間與官方的雙重夾殺下,就慢慢消逝了,這部紀錄片紀錄了很重要的中國底層工人歷史。

結尾可以看到許多「前」殺馬特者都回到老家鄉村生活,但他們拒絕回去當個工廠裡的機器,殺馬特的過往成為了中國幻夢中強烈的控訴,以及再次證實階級壁壘牢不可破的悲哀命運。

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