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影片機構

世界各地的原住民族群經歷社會、政治、經濟以及媒體環境的變革,終於有機會從被拍攝對象,轉到攝影機後面成為影片拍攝者。原住民影片機構的組成與相互連結,從結構面向構築並強化原住民與媒體的關係,推動原住民影像製作朝多元拓展與持續深化的路程上行進。本次影展將透過引介來自南半球的「巴西村落影像計劃」、「中澳洲原住民媒體協會」以及「台灣原住民族電視台」,認識不同地域原住民爭取媒體進用與文化公民權的社會歷程。

白色追憶錄

比恕依‧西浪, 高志昌

所有探討白色恐怖的書籍與影像,大都以漢人為主體,而在噤若寒蟬的時代中,原住民族同樣亦步亦趨,深怕一個不對,就會遭遇清算,甚至危害家族。本片透過林瑞昌、林昭明與高一生故事,訴說台灣原住民族所受到的白色恐怖。

達利和雅給的對話

哈露谷.瓦旦

有一位泰雅族青年,達利亞那 ‧ 伊洛,決定在自己的臉上文面,他唯一的理由是,想要傳承和保存泰雅族的文化。要有多少勇氣,才能把泰雅的圖騰文在臉上?而八十多歲的文面耆老,拉娃,卻心疼的說達利真可憐啊。

畫我家園

蜜契 ‧ 陶瑞絲

三個女人分享著她們如何透過藝術表達的形式,描繪心中依戀最深的家園,一個可以給人歸屬感,可以漫步其中,與之共舞的所在。菲麗絲撿拾河床上的小石子、珮姬畫著隨風起舞的草原、蜜妮則畫出她想告訴孫子們的故事 …

日落日出

亞倫.科林斯

馬克斯是一位阿蘭恩特族的長者,也是艾麗絲泉地區的傳統所有人。當太陽沒入地平線之下,馬克斯就著營火,喃喃地將他的智慧一一傳承給他的子孫。他們專注的聆聽老人洞察深刻的話語,一旁的火光映照著高大而優雅的白樹。

人心黃黃

伊凡 ‧ 森

湯姆年輕之時,對自己生而俱有的兩種血統感到焦躁不安,掙扎在二種文化的邊緣找尋立足之處。本片橫越澳洲大陸,帶我們走進湯姆過往的世界,他試圖尋覓父親的葬身之處,最終面對的是他內心深處對於愛與自我認同的情感。

村落影像秀自己

文森 ‧ 卡雷利, 瑪麗‧科蕾雅

「村落影像」 (Video in the Villages) 這個機構自 1987 年創立,主張把攝影機交給各個村落當地的印地安原住民,讓他們紀錄自己的生活。 1995 年起,巴西的教育電視頻道上首度出現了原住民自製節目;因為有「村落影像」的不遺餘力,巴西的第一代在地原民紀錄片導演儼然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