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說我瘋了

歡迎進入我的腦袋!我的名字是約翰.卡第根,我是個精神分裂的藝術家。《他們都說我瘋了》是關於我腦袋裡的世界的紀錄片。這是個紊亂的世界,充滿著妄想症、創造力、恐懼以及慾望。我每天在這世界掙扎,試著去了解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

比手劃聲音

在風景如畫的以色列內蓋夫沙漠裡,座落著貝都因村落El-Sayed,這個小村莊是全世界聽障人口比例最高的地方。在這裡,「聽不見」並不是一種生理障礙。在這裡人們發展出特有的手語溝通方式,並且在村裡廣為流傳。然而這個村子的安靜生活,卻被一位父親薩利姆的決定打亂,這位父親決定讓自己的兒子成為一位聽得見的人,希望藉由人工耳蝸的植入手術來改變他兒子的命運。

老鷹帶小雞

位於南非與莫三比克間的內陸小國史瓦濟蘭,擁有全世界最高的HIV流行感染率,以及最低的平均壽命。在這裡,有三個祖母面臨著這一個生死關卡─HIV給祖孫兩代帶來了嚴重衝擊。三位祖母的生活,都耗在養育孫子以及維持生活的基本需求上。隨著這些女性的辛酸回憶,我們不得不深思:當所有的奶奶都凋零、走掉時,該怎麼辦?

愛滋伴我行

肯瓦德是首位公開表示自己患有愛滋病的加拿大原住民,並且積極倡導愛滋防範與治療的前導人物。肯瓦德主要在傳染病圍繞、貧困與孤立的加國原住民特區工作,同時也將自己的信念帶到疾病傳染率極高的監獄中;導演畢比從加拿大西岸一路伴隨,並試圖增進一般社區人民對愛滋病的理解。

彼拉看世界

加爾各答有一個父母全盲的視障家庭。兒子彼拉只有3歲,他還有個尚在襁褓中的小弟。由於兄弟倆視力正常,所以他們的生活宛如活在明眼和盲眼世界的遊戲裡。隨著年紀增長彼拉漸漸理解如何透過聲音或觸摸與雙親溝通。彼拉正值頑皮叛逆的年紀,他栽進外頭世界卻也從街頭嚐到生命的苦澀;養育照護彼拉似乎成為所有鄰居們的共同責任。此部影片藉由觀察彼拉,敘說著愛、趣味、殘酷和希望的彼拉驚

茶花女

78歲的李寒星在4歲的時候因為痲瘋病被父母帶到小鹿島;獲得釋放後,她懷孕了,但按照醫院規定她不能生小孩,所以李寒星必須隱藏懷孕這件事長達10個月之久,更必須在生產時安靜地忍受痛苦以免被抓到……

時間的囚籠

《時間的囚籠》紀錄臺灣樂生療養院漢生病患者的生命故事,拍攝時間長達八年,片中包含拍攝多年的黑白平面攝影,且以多面向的角度切入;本片是一部從癩病醫學、樂生療養院歷史、患者生命史及拆遷院區的抗爭請願過程,依照這四個脈絡,交叉剪輯而成的紀錄片。

看見漸凍生命之最親密的電腦化家庭

科技的運用對於漸凍人來說,就像是感官與身體的延伸工具。謝世育目前住在「祈翔病房」,即使口不能言、身不能行,但透過電腦和網路傳輸,謝世育仍然以一家之主的身分,維繫家庭感情,建構了「最親密的電腦化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