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的盡頭

俄國楚克奇人村落中,流傳著一個傳說:一個死去的人能夠至多五次回到生者的領域。這一關於生、死和可能的復活的電影散文提出了一個普世性的問題:人如何面對自己的死亡?

蜜雪兒的瘋狂人生

透過獨特的第一人稱視角,導演兼被拍攝對象蜜雪兒.馬倫呈現了少為人知的邊緣性人格者的內心世界。受到米歇爾.內格羅蓬特的電影《朱比特之妻》(Jupiter’s Wife)啟發,馬倫聯絡內格羅蓬特,相信如果由他來述說自己的故事,她的生命一定會有所轉變。內格羅蓬特同意了這個請求。馬倫和內格羅蓬特在接下來的六年各自以自己的攝影機開啟了這個合作計畫。其結果是提供了對一個

送行者的日常

這是一部引人入勝的影片,透過呈現一個紐西蘭葬儀社鮮為人知的一面,《送行者的日常》紀錄了禮儀師和準備大體的繁瑣儀式,探索了一個獨一無二且神秘的機構。《送行者的日常》彰顯了一個充滿意義與人性的地方,引領我們看到一個平常難以看到之處:其日常作業直接面對著我們最深的恐懼。

末代的阿帕拉契音樂傳奇

透過拍攝一對生活在肯德基州阿帕拉契山脈的年長夫婦日常生活,《末代的阿帕拉契音樂傳奇》深刻地反思了時空的本質。年過八旬,李‧塞克斯頓是帶領我們進入傳統美國地方音樂碩果僅存的橋樑。李是退休礦工且染有肺疾,他和他太太歐普持續在李出生的土地上耕作著。他們得面對著日趨惡化的健康狀況與嚴峻的經濟現實。 歷時三年拍攝,《末代的阿帕拉契音樂傳奇》是一觀察式電影,紀錄了他們的

整妝上陣

我們海吉拉(hijras)生來就既非男亦非女。我們處在中間地帶。在千年前的梵文文獻中早已提及我們。海吉拉意味著美、勇敢與率直。我試著在我女兒面前扮演一個好導師,我想要教導他們如何恰如其分的活著。僅追求快樂是不夠的,人必須要學著被人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