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憂傷

阿希克:最後的遊吟

劉湘晨

「阿希克」一詞來自新疆維吾爾族,意為「癡迷者」。與伊斯蘭世界正宗蘇菲的生活不同,塔克拉瑪干沙漠南緣的阿希克們大多選擇了不同的職業或通過不同的方式來謀生:鐵匠、乞討、小商販、掘墓人、剃頭匠、女阿希克、謝赫……但是,他們依然透過一脈相承,不曾改變的古老吟唱方式向阿拉真主表達摯情,實現內心的懺悔。本片以宏大的敘事視角第一次展示了阿希克的整體面目,同時,詳盡紀錄了年輕一代阿希克們在現代都市境遇中面臨的挑戰與無奈。

寄藥包

鍾溪榕

源自日本江戶時代元祿三年,「先用後利」即先使用後付費的方式,所發展出來的寄藥包的行業,在日治時代的台灣,由於鄉下醫療資源匱乏,交通不便,每戶人家的牆上幾乎都掛了一個放置家庭常用藥的「藥包仔」,這種藥品通路體系隨著藥房林立、勞保、健保制度實施,寄藥包已漸漸成為全民的記憶。家中老大因曾從事藥廠工作,認為寄藥包是不錯的行業,所以自行前往雲林開發,張慶隆先生從初中畢業後就放棄升學,也陸續加入寄藥包的行列中…。

我的土地

傑森.柏雷格

這部影片栩栩如生地描繪出在一位秘魯原住民費利西亞諾的生活裡,他對家鄉的愛,他學習自父親的技藝,以及他希望看到後代能在城市裡活得更好的面貌之間所產生的衝突。交織在他人生故事裡的是族人複雜的歷史:從他詩意的克丘亞語裡,訴說了印加、西班牙征服者和大莊園年代的過往,以及多數族人離開家鄉到都市居住的現代。

一妻多夫的抉擇

拉梅什.卡德卡

布朗斯是尼泊爾胡姆拉喜馬拉雅山裡的一個遙遠的村莊。在某些跟西藏交界的喜馬拉雅區內,有些喇嘛社區仍實行著一妻多夫制,承襲了古老藏傳佛教中兄弟共妻的傳統。然而到了現代,年輕一代並沒有意願延續這個傳統,長輩們自然都非常不高興,在兩代父子間便起了衝突…

水鼓老人

吳永坤

在德昂族創世紀的神話傳說中,認為雷和風是天地間的造物主,是智慧之神的人類起源。水鼓即是「遠古回音」的再現,被人們視為神聖的物緣。本片藉由紀錄德昂族一位民族藝術家製作水鼓的過程,透過老人的口述傳達出德昂族的起源、來歷以及水鼓的作用,表達出水鼓老人對於民族文化的無奈惋惜。片子看似介紹製作水鼓的過程,其實是以水鼓比喻老人自己,以及整個德昂族。

阿力伯的菸田

曾宏智

2002年,台灣加入WTO,種菸產業逐年沒落,70歲的阿力伯,每年秋天開始種菸,一輩子最大的勞動成就,就是培養出當醫生的小兒子,然而,上天卻向他開了個大玩笑,在一場空難中讓這對父子永遠分開。2007年,阿力伯剛種下一星期的菸苗,卻在一場大雨後被打得稀爛,他感嘆地說:「上天啊,最恨耕田的人」,這是老菸農對上天下的最大註解。儘管如此,阿力伯開始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種一輩子菸葉的老農夫,面對人生考驗,他學習順天,但不認命。

牛糞

拉則

氣溫在零下40℃的高原上,牛糞是牧民家的溫暖,是沒有污染的燃料,是供神煨桑的原料,是驅暗的燈盞;牛糞可以用來建築家園和圍牆,是草原上的天然肥料、是治病的藥物、是除垢的洗滌物,小孩子可以用牛糞做玩具,藝術家可以用牛糞製作佛像;從牛糞可以看出草原的好壞,從牛糞可以判斷氂牛的病情…牛糞是我們高原人所不可缺少的。但是沒有牛糞的生活離我們越來越近,到那時,我們的慈悲心與因果觀,善良的品性都將離我們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