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Mgaluk Dowmung正要連結銅門—銅門家族的故事

在日本殖民時期的1918年,木瓜溪上游山區各家族部落開始遷住到木瓜溪中游河階台地,直到1928年即被稱為銅門部落。部落形成迄今不到百年的時光裡,部落環境隨著社會變遷而轉變,部落裡的耆老也逐漸離開,記憶慢慢的退化,細節也漸漸遺忘,但從何而來的家族脈絡歷史,卻如此的鉅細靡遺。

「要通往傳統的大門已經關閉!」對於自身是太魯閣族的孩子,因為關閉的大門的啟發,開啟了與部落各個支系家族的對話與追尋,透過口述流傳下來的家族故事,透過影像的轉譯把我們聚集在一起,傳統時代已經過去了,現代的生活習慣也改變了我們,但是Gaya核心仍然不變,Mgaluk Dowmung把大家串連在一起,我們這個族群才能被看見。

Ophir_-_Still_1

我們的島叫奧菲爾

《我們的島叫奧菲爾》描述了一個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原住民為了生活、土地和文化,發起一場偉大革命的故事,繼而為開創一個新的國家佈局。一首詩意而戲劇性的頌歌,表達了對自由、文化和主權不可磨滅的渴望這部電影揭示了二戰以來太平洋地區最強烈的衝突,展現出有形和無形的殖民鏈,以及身心交戰的無限循環。

 

 

 

TheVillageResists-still1

部落的反抗

隨著2014年巴西世界盃和2016年里約奧運的來臨,巴西里約熱內盧的馬拉卡納原住民村落正面臨著空前絕後的壓力。由於該村址鄰近這兩項體育賽事的場館,當局政府為進行國際賽事的相關規劃,進而導致當地重要的原住民集會所遭遇拆除的危機,於是,居民們決定起身對抗州政府。

 

 

 

微信片~1

獨龍江

獨龍江位於雲南省西北部,每年冬季,高黎貢山的大雪把進出獨龍江的道路徹底封閉,這樣的狀況會持續半年之久,在這半年中,獨龍江成為一個與世隔絕的孤島。獨龍族世代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獨龍族是中國人口第五少的民族,只有七千多人。1949年之前,獨龍族還處於刀耕火種的原始社會,最近幾十年來,獨龍族的社會面貌、生產生活方式、文化傳統等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但由於所生活的地理環境較為封閉,很多傳統仍然得以保留。

2012年5月,我們開始用攝像機紀錄正在變化之中的獨龍江及獨龍族社會。我們選擇了位於獨龍江鄉最北面,獨龍族傳統保存最典型的迪政當村作為拍攝樣本,在八年的時間中,多次進入拍攝,紀錄下了這段時間迪政當村的各種變化,從村容村貌到人們的思維模式、行為模式的微妙變化

La vuelta al campo_fotogramas (2)

返鄉

當我們被新自由主義籠罩,生活在滿是貧窮和排斥的社會景況時,《返鄉》嘗試帶領觀眾從土地再分配和糧食生產的角度,重新思考現今人們回歸農村的重要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