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ff-2021-1200-x-1200-square

嘻哈戰爭

身在現代美國社會的日裔青年真吾,發掘了一段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裔美國人在美生活的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珍珠港事件後,美國境內持續數十年反亞裔的種族歧視,甚至強迫當時在美的日本人住進拘留所,直到1988年通過了公民自由法案,才取得平反,美國政府也遲至當時才向日裔美人正式道歉。真吾以一首「珍珠港」嘻哈樂曲,探討他對歷史所做的深刻反省。

對於某些成年人而言,青少年無疑是完全不同的族群他們有自己的語言、想法、音樂、生活方式。真吾打破語言、字彙的限制,重新組合、創造新意,透過這個藝術形式追尋人性的真實面。精闢的歌詞傳達了他如何「嘻哈」社會關懷,如何「繞舌」人性價值,並

b7

學生村

在中國雲南西部的橫斷山脈深處,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特殊村落,居住在這裡的村民全都是大大小小年齡在六到十四歲的孩子,孩子們長年生活在這裡,是為了完成他們小學六年的學業。

這是橫斷山脈中部一個叫「天登」的地方。由於這裡山高谷深,山路崎嶇,而方圓一百六十平方公里的範圍內只有唯一的一所學校,所以,生長在這裡的白族、僳僳族孩子上學,不可能每天往返於學校和家庭之間,唯一的辦法只能是住校,可是學校又拿不出錢來建蓋學生宿舍和伙房,於是作父母的就在學校前的坡地上,為孩子們建起了一個個可供食宿的小木屋,久而久之,這裡就出現了一座擁有八十多所小木屋,三百多位小村民居住的學生村。

<span lang="zh-TW" class="lang-…

b6

沉默之歌

莫罕阿巴斯巴蘭是一位庫德族作曲家,他於1986年被迫流亡到了蘇格蘭。全球約有兩百萬名庫德人流離失所,散居於歐美、中東各地。本片主角巴蘭因拒絕在慶祝海珊政權的會場上表演,而被撤離他在巴格達電視台的職位,時為1976年。他的友人,同是庫德人的電視導播席亞曼蘇里,寫了一首題為《我的歌將保持沈默》的詩,讚揚巴蘭抵抗海珊政權的勇氣。巴蘭在離開祖國前將此詩譜成曲,但直到2000年,這部影片的拍攝,這首歌曲才第一次有了表演與錄製的機會。

如同「沒有顏色的畫作、沒有形體影像的表演」,一首美麗的歌,若演唱的對象是要消滅自己種族的聽眾,再如何悠揚的樂聲,不如沉默、無聲。

b5

從鴉片到菊花

泰國、寮國和緬甸邊界的這片黃金三角洲以種植鴉片出名。當導演琵亞.荷姆魁斯特在三十年後回到這片土地上,他發現這片黃金三角洲已經遍植菊花。導演拜訪了許多三十年前他曾經來過的苗族村落,他急切地想了解為何這裡的村民要放棄種植獲利極高的鴉片,而改賣菊花。《從鴉片到菊花》一片表現出東南亞苗族傳統文化保存的困難,在經濟與政體的急遽轉變下,許多村民的生活方式有了改變,遷徙移居到其他的國家。

b4

阿魯兄弟

處在土地與人口發生尖銳矛盾景況中的阿魯一家,生活在風景如畫的梯田背影裡。千百年來,每當梯田新增一層,大山裡就新增一個哈尼寨子,便是哈尼人解決矛盾衝突的歷史見證。而今天,當梯田開到山頂,再開已沒有地方的情況下,阿魯及其同鄉的年輕人,便跟上了中國社會變革的浪潮,外出打工,尋求機遇。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本片真實紀錄了作為當下中國農民一員的阿魯,特別是地處邊遠少數民族的農民兄弟,由於知識、技能的準備不足以及變革時間社會發育不完全的原因,農民尋找出路的艱難,揭示了某些惡勢力對善良農民的傷害,展示了他們外出的原因,以及在困難面前樸實的心聲和對未來美好生活的追求與渴望。

b3

消逝的村落

東歐塞爾維亞的年輕人都移居都市,村莊裡的人口越來越少,幾近廢棄。村裡的人口也驟減

本片的主角是一位孤單的小女孩。她沒有同伴,她是村裡唯一的小孩在學校裡,她是唯一一位學生。荒蕪的村落裡只剩下過著舊式生活的老人家。小女孩的上學旅程是村人們消逝的隱喻。從家裡到學校,一路上的聲響、顏色、建築和來往的面容,都反應了現代社會的變遷。

b2

尋找雅各

十九世紀末的歐洲,戰亂頻仍,國家的政治邊界一夕數變。一個位於各國交界的北歐森林小村,同樣躲不過戰爭的侵擾今天是俄國、明天是羅馬尼亞或捷克是非對錯變得無可判斷,「國家」的定義空泛不可及。

本片藉由追憶一位已故烏克蘭盧森納戰士,檢視戰爭的殘忍及政治的荒謬與錯亂。寧靜山村裡,各個政治勢力曾在此較勁俄國、德國、羅馬尼亞、匈牙利、捷克;來自各方的移民</span

b1

綠茶與櫻桃

1945年日本是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度,日本的人民生活在貧苦之中,他們用珍貴的和服換取生活所需的白米。澳洲也支援盟軍武力,但他們不能和當地日本女子通婚,但最終仍有六百多名澳洲士兵娶了日本女子,他們極力與澳洲政府周旋,在1952年後陸續帶著她們回到澳洲。

遠嫁澳洲的日本女子,她們如何在嶄新的環境中展開生活在這片土地上會遭遇怎樣的挫折?她們如何面對異文化的衝擊本片述說六位日本女子在二次世界大戰後嫁給澳洲士兵,她們在異地挑戰許多異文化的衝擊,努力重新建設屬於自己的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