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叛徒」的死前歲月

烏納斯在中風後癱瘓,躺在家中起居室的床上,並看著他的家人在遭受多次攻擊後所安裝在他家周圍的監視器傳來畫面。「這是我們自找的,我們替自己感到羞恥。」數十年來與以色列安全部隊合作並協助猶太人買走巴勒斯坦人的土地,烏納斯用這句話總結自己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