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年與6500哩之間

導演長期居住美國,美國年輕人對政治及社會改革的冷漠,相對於台灣社會對政治活動的狂熱,令她印象深刻。於是她開始紀錄阿媽的故事,向阿媽探詢人生的導引和智慧,希望能從她精彩豐富的百年生命歷程,獲得更多的勇氣與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