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FF 2003

鄂倫春族

內蒙古自治區與黑龍江省接壤處,大興安嶺白雪茫茫的原始密林裡,生活著以狩獵為生的鄂倫春族。每個小家庭住在樺樹幹和樺樹皮搭建的錐形小屋中,通常五六個小屋組成一個地域組織。獵場是公有的,出獵前會推舉年長有經驗的人為行獵長,負責指揮狩獵行動。滑雪板、樺皮船、馬匹是他們的交通工具。馬匹分屬家中各成員,尾巴上拴有紅黃布條的神馬是不能騎也不馱東西的。他們信奉的神有幾十種,

牧草

住在伊朗的巴提亞裏族人,五萬人帶著五十萬頭牲畜作季節性遷徙。他們穿過狂風怒卷的沙漠,用皮筏涉過奔騰咆哮的卡魯恩河,赤足翻越人跡罕至幾乎垂直的雪山,一路上險象環生。無數人命與牲畜葬身河水、掉落雪山,經過艱苦跋涉,終於看到一片夏意盎然的牧草。

癲狂仙師

《癲狂仙師》是一部關於宗教儀式的紀錄片。在20到50年代,西非盛行一種叫「浩卡」的儀式。參與浩卡的大多是來自尼日農村的移民,他們遷徙到迦納首都阿克拉市,這些農村移民大多從事勞力工作。

我是黑人

非洲各個大城市,每天都有從各地湧進的年輕人,來此找尋財富、實現夢想。但夢想畢竟遙遠,現實的生活必須面對,他們只能打打零工,過著沒有明天的日子,這群人被稱做「都市新型瘟疫」。

王冠與我們作戰?

時為2000年夏天。一群漁夫在米拉米契灣平靜的海面捕捉龍蝦。忽然間,一大群馬達船破壞了原本的平靜,對著漁夫猛烈攻擊,導致漁船翻覆,多人摔出船外。

親愛的,那天我的大提琴沉默了

2000年,美國大提琴家大衛‧達令 (David Darling),來到南台灣的深山裡,初次聽見布農族孩童純淨的歌聲,他深受震攝。「那一天,」他說:「我的大提琴沈默了。」兩年後,他返回這個原住民部落,心中蘊釀著一個史無前例的音樂計劃--用他的大提琴與布農族的歌聲開啟一場音樂對話。

那幻像賞了我一拳!

一個初民社會中的成員,一旦聽見自己的聲音可以重複被「播放」,感覺會如何?一旦了解可以抽離自身,看見自己的照片(靈魂)時,反應會如何?一旦他被訓練能操作攝影機之後,對該社會的影響又如何?「媒體」…作為20世紀最強大的媒介,是保存文化的工具,抑是摧毀文化的幫兇?

森林之夢

1999年9月21日台灣發生百年大地震,南投縣鹿谷鄉內湖國小拆除半數毀損教室之後,卻面臨無法原地重建校園的困境,於是遷校到森林裡蓋一所生態小學的夢想逐漸浮現。內湖村百分之九十五的土地為台大實驗林管理處代管的國有土地,著名的溪頭森林遊樂區即在其中。在尋覓遷校用地的過程中,內湖村因為一直難以取得全國最高府-台灣大學代管的國有林地,而突顯百餘年來台灣特殊的土地歷史

杜卡的困境

非洲伊索匹亞南部有個哈瑪族,這個族裡的男人可以一夫多妻。杜卡是五個孩子的媽,她最近陷入了情緒的低潮,因為她的丈夫娶了另一個年輕貌美的老婆。

大酋長的葬禮

位於太平洋西南部的所羅門群島,屬美拉尼西亞群島,西與巴布亞新幾內亞,東南與瓦努阿圖隔海相望。早在3000年前已有人在此居住。1568年被西班牙人發現並命名。後荷蘭、德國、英國等殖民者相繼到此。1976年1月2日實行內部自治。1978年7月7日獨立。

給死者的信

千禧年即將到臨,信奉基督教的新幾內亞佳蕉村,陷入不安與焦慮。按照聖經記載:2000年救主將會降臨,大地將要傾覆,死者將復活。村民們擔心預言的災難會實現,死者會加害生者…各個教會都忙著解釋教義、安撫信眾。

傳習館春秋

1993年11月,中國中央樂團國家一級作曲家田豐自籌資金,帶領一群來自雲南邊遠農村的少數民族民間藝人,創辦了「雲南民族文化傳習館」,他們試圖以此來保護保存面臨經濟大開發而瀕臨滅絕的少數民族傳統文化。傳習館的經濟來源完全靠田豐個人向社會集資。2000年6月,雲南民族文化傳習館因陷入經濟困難和由此引起的糾紛而被迫解散。

嘻哈戰爭

身在現代美國社會的日裔青年真吾,發掘了一段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裔美國人在美生活的一段不為人知的歷史。珍珠港事件後,美國境內持續數十年反亞裔的種族歧視,甚至強迫當時在美的日本人住進拘留所,直到1988年通過了公民自由法案,才取得平反,美國政府也遲至當時才向日裔美人正式道歉。真吾以一首「珍珠港」嘻哈樂曲,探討他對歷史所做的深刻反省。

學生村

在中國雲南西部的橫斷山脈深處,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特殊村落,居住在這裡的村民全都是大大小小年齡在六到十四歲的孩子,孩子們長年生活在這裡,是為了完成他們小學六年的學業。

沉默之歌

莫罕阿巴斯巴蘭是一位庫德族作曲家,他於1986年被迫流亡到了蘇格蘭。全球約有兩百萬名庫德人流離失所,散居於歐美、中東各地。本片主角巴蘭因拒絕在慶祝海珊政權的會場上表演,而被撤離他在巴格達電視台的職位,時為1976年。他的友人,同是庫德人的電視導播席亞曼蘇里,寫了一首題為《我的歌將保持沈默》的詩,讚揚巴蘭抵抗海珊政權的勇氣。巴蘭在離開祖國前將此詩譜成曲,但直到

從鴉片到菊花

泰國、寮國和緬甸邊界的這片黃金三角洲以種植鴉片出名。當導演琵亞.荷姆魁斯特在三十年後回到這片土地上,他發現這片黃金三角洲已經遍植菊花。導演拜訪了許多三十年前他曾經來過的苗族村落,他急切地想了解為何這裡的村民要放棄種植獲利極高的鴉片,而改賣菊花。《從鴉片到菊花》一片表現出東南亞苗族傳統文化保存的困難,在經濟與政體的急遽轉變下,許多村民的生活方式有了改變,遷徙移

阿魯兄弟

處在土地與人口發生尖銳矛盾景況中的阿魯一家,生活在風景如畫的梯田背影裡。千百年來,每當梯田新增一層,大山裡就新增一個哈尼寨子,便是哈尼人解決矛盾衝突的歷史見證。而今天,當梯田開到山頂,再開已沒有地方的情況下,阿魯及其同鄉的年輕人,便跟上了中國社會變革的浪潮,外出打工,尋求機遇。

尋找雅各

十九世紀末的歐洲,戰亂頻仍,國家的政治邊界一夕數變。一個位於各國交界的北歐森林小村,同樣躲不過戰爭的侵擾;今天是俄國、明天是羅馬尼亞或捷克…是非對錯變得無可判斷,「國家」的定義空泛不可及。

綠茶與櫻桃

1945年日本是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度,日本的人民生活在貧苦之中,他們用珍貴的和服換取生活所需的白米。澳洲也支援盟軍武力,但他們不能和當地日本女子通婚,但最終仍有六百多名澳洲士兵娶了日本女子,他們極力與澳洲政府周旋,在1952年後陸續帶著她們回到澳洲。

縣道184之東-交工樂隊菸樓唱歌

本片為台灣第一部抗爭音樂紀錄片,紀錄的對象是由都市返回美濃鄉間創作音樂的「交工樂隊」成員。他們在水庫議題暫歇之後,開始關注農民和農村議題,音樂形式也愈趨成熟。

看山的人-芎蕉坑之歌

芎蕉坑位於苗栗縣大湖鄉西北側,一個蔥鬱醉人的客家小聚落,居民仍過著傳統的客家生活,多以務農為生。由於傳統經濟型態的沒落,使得這個美麗山村的居民不斷外移,十幾年前,芎蕉坑尚有百餘戶人家,現在還居住在此的,僅二十多戶,其中大多數為老年人。

離鄉背井去打工

台灣現今有超過十五萬的泰國籍勞工,台灣是泰國貧窮地區人民最嚮往的工作地點;然而,台灣的泰勞來台打工賺錢的美夢,即使達成,也都付出相當的代價--經濟的、家庭的、心理的與健康的代價。

我的強娜威

黃乃輝是一個腦性痲痺患者,表面上,他是弱勢者,但是他對人生的企圖心比一般人還要強。為了想要擁有自己的家,三年前,他不顧別人異樣的眼光,娶了小他20歲的柬埔寨新娘強娜威共組家庭,生下可愛的女兒靜慈,圓了人生的夢想。

E.T.月球學園

『月球是地球唯一的衛星,太陽系第五大衛星,它的表面佈滿隕石坑、高山和平原,而且十分荒涼,是一個死寂的世界。我們望向星空深處,其實正在窺伺它的過去……』